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文化生活
世界上最凉爽的风,是儿时妈妈的蒲扇风……
  发布时间:2018-09-26 15:38:27 打印 字号: | |
  烈日当空,持续高温。似乎呆在空调房內都能听到心在流汗的声音。

  在这样燥热而又让人心烦意乱的世界里,突然静心回想,内心深处真实的感觉到,世界上最凉爽的风,还是儿时妈妈的蒲扇风……清晰的记得,我儿时的农村,没有电风扇,更谈不上空调。同样炎热难耐的夏季,每当到了傍晚时分,老爸总会习惯性的用桶提水将屋前风口处的地坪冲湿,将竹床搬到那里,我妈就会在用热水毛巾擦床铺垫子的时候,顺带将竹床仔细的擦一遍。

  儿时的我,最喜欢也是最害怕的时候就是洗澡,家里兄弟姐妹多,四个。我妈经常说夏天要洗热水,对身体好,如是倒一大木脚盆水,大小四个排队洗澡。我是老满,总是哭闹着要最早进去,最后出来,木脚盆再大也容不下两个人同时洗,这时信奉热水洗澡好又担心水会冷的老妈,且容我胡作非为,每次洗澡不是屁股拍几下,就是大腿掐两下,这时满脸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洗澡水的我,总像提青蛙一样的被提起,扔到已被老妈擦得干干净净的竹床上。

  老妈热水擦拭过的竹床,老爸冲湿了的地面,晚上一阵阵凉风吹到身上,不知是儿时的农村晚上不热,还是儿时的我们不怕热,新一轮的嬉戏打闹便又在竹床上正式开始。

  夜越来越深,孩子们的嬉闹声也随之越来越稀……大人们仍然分散在地坪里不远不近处,你一句我一句的拉着家常。这时的我,亦如同酷暑夜晚树上的知了,可能是在烈日下叫唤了一天,累了,便躺在竹床上不停的翻着身,打着哈欠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妈就会像往常一样悄悄坐在竹床旁,一手摸着我的背,一手轻摇着手里的蒲扇,随着妈妈手里蒲扇的摇动,那一丝丝、一缕缕,凉爽的蒲扇风沁入我的肌肤,一直流淌到我的脚心,凉凉的,爽爽的。儿时酷暑的夜晚,每次就是在这样清凉的感觉中,不知不觉进入梦乡……儿时酷暑的夜晚,那种凉爽的感觉我至今记忆犹新。如今步入不惑之年的我,无论何时面对酷暑炎炎的时候,每次心中只要回想起儿时妈妈的蒲扇风,内心就会感觉到那种沁人心脾的凉爽,就会不由自主的深信:世界上最凉爽的风,就是儿时妈妈的蒲扇风……
来源:中国法院网
责任编辑:中院研究室